News and information

新闻资讯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社会新闻
社会新闻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
层次越高的人,越早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
发布时间: 2018-02-09 阅读次数:237
苏轼说:“腹有诗书气自华,读书万卷始通神。”
林清玄说:“你的气质里,藏着你读过的书。”
三毛说:“书读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。”
普希金说:“人的影响短暂而微弱,书的影响则广泛而深远。”
古往今来,国内国外,太多名人大师在标榜读书的重要性。读书是最廉价的高雅,那些你苦苦追寻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,都藏在你读过的书里。
 一个人年轻时候的容量比什么都重要,这决定了一个人生命的宽度,也决定了你将来能够建立的格局。
 当你没办法去行万里路的时候,多读书,会提升你的格局。多读书,你看到的世界就会越大,你的涉猎也会越广,就越能给你的未来带来无限的可能性。
苏童:小书房里的大世界
他是典型的江南才子,却比女人还懂女人,连莫言都说,
“苏童的作品中对女性微妙的情感把握,好像是天生的,是我望尘莫及的。”
提起苏童,不得不提及他的代表作——《妻妾成群》。这本书当年一经发表便迅速走红,由张艺谋执导的电影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就是根据这本书改编而来。
1991年,由巩俐主演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上映后,一举拿下了第48届威尼斯电影节大奖,还参与了奥斯卡金像奖的角逐,让中国电影界和中国文学界不大不小的“地震”了一下。
 可以说,身为作家,苏童是极其成功的,茅盾文学奖、鲁迅文学奖、郁达夫文学奖,他都拿了个遍。但与此同时,他也是个极为虔诚的读书人。 
他的书房看上去很简单,长方形,面积仅10多平方米,以低沉色调为主;但这小书房又极不简单,无数个震撼人心的人物从这里走来。在这里,你似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你会很从容地闲站,或坐在椅子上发呆。  
 小小的书房里,承载着大大的世界。关于读书,苏童有太多话可以说:
“别指望读书会给你涨工资,给你找工作,有什么看得见的效益,但在你人生的某一阶段,你会突然体会到它的作用,出其不意来到你的生活中。它不是一个短期效应,读书是一辈子受用的事。千万不要埋怨书白读了。”
读书,不在时间是不是充足,地点是不是宽敞,氛围是不是舒服,而在于一颗热爱读书的心。就像同样一间牢房,无心之人看到的是满壁斑驳,有心之人却看到了窗外的蓝天。
 因一部《尘埃落定》,阿来走入了大众的视线。茅盾文学奖的评委认为这部小说视角独特,“有丰厚的藏族文化意蕴”,语言“轻巧而富有魅力”、“充满灵动的诗意”,“显示了作者出色的艺术才华”。
 阿来与书的缘分,要归结到年轻时那段任教的经历。阿来任教的地方极为偏僻,人迹罕至,环境恶劣,总不见几个学生来上课,阿来便空闲下来。
 在寂静的冬夜里,在漫长的春天里,阿来开始大量地阅读,从此,与世隔绝的他打开了一个自由辽阔的新天地。
 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,阿来读的书是他从大老远的地方生生背过来的。他读的第一部小说是海明威的,接下来读的是福克纳,菲茨杰拉德,惠特曼,聂鲁达……
 书越读越多,想创作的念头也越来越浓,于是,阿来开始写作。一开始,他只是写诗,结果越写越长,写成了短篇、中篇、长篇小说。
 在当时的创作浪潮中,阿来成名稍晚,因为他所写的地域风情很难得到大范围的认同感。但他就像一位默默耕耘的农民,不管外界评价如何,依旧守自己的天,吃自己的饭。
直到现在,阿来对读书还保持着自己的原则,最忙碌,最疲惫的时候,也不忘带一本书上路。读书,为的是保持与纷繁外界的距离。
如今的他,经常穿梭于山川湖海之间,一个人去老家山区采风,研究地理、地质、植物,成为风土人情最虔诚的记录者。
 “尘埃落定,万事已成”,大概就是阿来对现状的一种姿态吧。
可见读书带给人的,不仅是功成名就,更是率性乐观的生活态度,是一种“看山是山,看水仍是水”的人生境界。
 麦家:坚持初心的领读者
海明威曾经说过:心酸的童年对作家是最好的锻炼。麦家凭自己苦难和困顿的童年,滋养自己的写作和人生。
 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解密》,历经11年磨砺,被退稿17次,反复删减百万字,出版12年后被推到世界文坛的聚光灯下和热闹的全球媒体语境中。
 △ 电影《风声》剧照

第二部长篇小说《暗算》不仅斩获中国文学最高奖项茅盾文学奖,还被麦家自己改编成电视剧,成为谍战影视的经典开山之作。
 
“作品被翻译成33种语言”、“全球图书馆收藏量第一的华文作品”、“唯一入选英国企鹅经典文库的中国当代作品”、“最具商业价值的纯文学作家”,“谍战之父”,一个个响当当的称号,使得麦家自身及作品成了“超级大IP”。
 

炙手可热的麦家却“不愿被市场拴着走”,始终坚持他的文学理想:让人的心灵更柔软。
 
于是,麦家就这样给热爱阅读的人造了一个天堂——“麦家理想谷”,正像他的偶像博尔赫斯说的那样:“这世上如果有天堂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。”

麦家说:“王家卫电影《一代宗师》中有一句话‘见自己、见天地、见众生’说得很好,像我们这些完全为了文学活着的人,既然文学给了我们这么多名利,那么拿出来一些还给那些爱好文学的人,也是应该的。”
 

卡夫卡有一句话说:人类因为没有耐心就被赶出了天堂,又因为没有耐心永远无法返回天堂。

我们在文字面前,在世界面前,变得越来越急躁,越来越急功近利。 

“我们现在不是没有书可读,而是缺乏真正读书的人。也不是没有时间阅读,而是缺乏阅读的习惯。我觉得多一个人因为我的原因去爱上一本书,这是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情。”
 
马家辉:爱藏书的多栖文人

他是“新香江四少”之一,和梁文道、林夕并称为香港的“卖纸三人团”。他是马家辉,他身上标签很多: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博士、香港著名作家、传媒人、文化评论学者……
 
马家辉生于香港,在疯子、妓女、黑社会俱全的湾仔长大。少年时,马家辉在大排档吃早餐,身后就是打打杀杀的黑社会,受环境的影响,马家辉心底一直根植着江湖情怀。 



17岁,马家辉在一家小书店发现了一本谈李敖的书籍,从19岁那年起,他就疯狂地迷恋上了著名文学家李敖的作品,立志21岁之前写一本关于李敖的著作。
 
在台大读书时,马家辉结识了偶像李敖,每天下午去李敖家帮忙整理剪报,听他笑谈江湖。大二那年,马家辉出版了《消灭李敖,还是被李敖消灭》,此书成为了20世纪80年代台湾青年学子竞相阅读的畅销书。
 
除了如此“追星”,还有一件疯狂的事情就是,马家辉喜欢藏书。据他说,他在台北有两个空置的房子,香港有三个办公室都是用来藏书的,书本已经成为他家的”装饰品“了。
 


试想,每天生活在一个“图书馆”里是件多么惬意的事啊,难怪马家辉养成了习惯“没法在一个书本不多的空间居住超过两晚以上,酒店除外。”
 
但是“近年,我老了”,时光的飞逝而过,让马家辉开始觉得与其让书本“死”在他的书架上,不如让书本在其他人的眼里重新活起来。于是,他开始陆续地送书。
 
在马家辉的个人微博里,很多条都是关于“荐书”的内容,他无私地将自己肯定的书籍推荐给别人,希望也能给他人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和收获。
 
马家辉喜欢躺在沙发上看书,开着电视,不看,但有声音。只因他太怕自己会沉浸在书中,无法自拔。
  

马家辉说:“择其所爱,爱其所择。前四个字是前半生,后四个字,便是余下的岁月了。”
 
对他来说,书大概就是余下的岁月了。爱书到马家辉这种境界,大概已算得上是“极痴”了吧。
 


今天,苏童、阿来、麦家、马家辉四大作家带来压箱底的私藏书单。

 20本被岁月时光翻阅过无数次的世界级经典。
 
用他们加起来长达150年的阅读功力,为你拆书,陪你读书。读一本好书相当于多活一辈子,用阅读延伸生命的长度、思想的深度。
 

上一篇:只有开不完的会议,没有看得厌的会议室
下一篇:过年去哪儿玩?济南市最全的新春游园活动都在这儿了···
友情链接:
版权所有:山东梦景装饰有限公司   备案号: